本想趁計程車停車買檳榔的時機跳下車的我,却因為司機回過頭對著我笑而打退堂鼓。

「讚喔!」司機對我擠眉弄眼,當男生看到美女時通常會用這種表情給同伙打暗號,但此時這樣的表情實在令我哭笑不得。

年青火辣的檳榔妹彎下腰將檳榔交給司機,豐滿的胸部剛好壓在搖下的車窗上,這動作令司機瞪大了眼睛。

「先生,買兩百再送兩粒哦!」檳榔妹擺動著上身笑著說(註:二十年前據說有這種促銷花招,”送兩粒”的意思大家應該可以意會)

司機迷濛的眼神這才離開那對呼之欲出的酥胸,回頭笑著問我:「少年吔!買不買檳榔?不錯哦!」

我猛搖頭,像是喝了杯極酸的檸檬汁那般的搖著頭,這劇烈的搖愰幾乎牽動了避震器的共振,我立刻為自己這過度的頸部運動而感到懊惱。

司機給了一百元,咬了顆檳榔,車子繼續行駛。

如果是在平時,我是極有可能花兩百元去買我從來不吃的檳榔,但現在我哪來那種興緻?而眼前這位一心只想著對殺人的嗜血狂魔,居然會為了節省一百元而放棄垂手可得的「買二送二」的福利。更糟糕的是,我竟然為了多看一眼而錯過了一次逃命的機會。

司機微開車門往地上吐了一口血紅色的檳榔汁,他這個舉動似乎是在對我預告:「等一下你就會像這樣,只是你吐的是鮮血。」

我觀察著後座車門思考著可能的「退場機制」,沒按下中控鎖的車門只要將門把扳開,便可以打開車門,行進中要跳下車的話為了維持身體的慣性,必須在地上滾個兩圈吧!電影裡不都是這麼演的嗎?雖然這麼做有可能會掉進臭水溝也有可能撞到電線桿,但都遠比任由殺人魔將身上的肉一塊一塊的割下來的划算吧!

我準備出手去拉門把,但是要越過心裡的障礙並抑制身體的顫抖來完成這個動作此時竟成了不可能的任務。前方十字路口亮著紅燈,過幾秒鐘車子便得停下,這次的機會不能再錯過了!想到這裡,心情不由得雀躍起來了。此時攪拌在心中的恐懼、緊張到興奮元素可能在臉上呈現複雜的表情,既然我可以從照後鏡看到他,同樣的他也可以看得到我,一旦被他察覺我神色有異,也許會令他察覺行跡敗露而提早對我動手。

車子在十字路口並未因紅燈而停下,司機左顧右盼確定沒車又繼續前進。我幾乎已經碰到門把的手又縮了回來。

「這裡的路我沒走過,又這麼晚了,還是開慢一點比較安全。你不趕時間吧!」司機說著,臉上又露出了迷濛的微笑。

>>待續<< 

全站熱搜

sum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