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拙作其實是我在二十年前寫的,當時是個立志成為作家的窮大學生。學生時代很喜歡看推理小說,還投稿參加【推理雜誌】舉辦的【第二屆林佛兒推理小說奬】徴文。當時先後投了兩篇短篇小說,結果處女作【借火】居然得了佳作,而這篇沒得獎的作品原名【問路殺機】,後來改寫成【錯】於學校的系刊登出。時隔二十年,想重拾寫作的樂趣,因此計畫將一些陳年舊作重新編寫在個人部落格發表,練練筆功。

本文開始

我的樣子看起來實在不像是個會寫小說的人物,瘦弱的身形穿搭輕便的牛仔裝,一陣風吹來整個人好像就會飄起來的輕浮模樣,與小說家穩重的形像實在很不搭尬。我寫的小說經常都圍繞著殺人事件及追查真凶的主題,然而,屢次被出版社退稿也就算了,更糟糕的事,小說裡的殺人情節居然會發生在我身上...

小時候老媽就常叮嚀我:「如果有人向你問路,甚至要你上他的車幫他報路,可千萬不要上他的當,因為他會把你抓去賣掉。」這幾天新聞也常報導,近來這地區常有不肖歹徒故意向路人問路,趁路人指示路向毫無防備之際,以利刃刺殺路人並搶走對方財物的隨機殺人事件。

就像我此刻正大搖大擺的走在這偏僻郊區的大馬路旁,又是深夜十一點多,不正是那歹徒的最佳獵物嗎?不過反省自身這副窮酸模樣,應該不致於引起那位仁兄的青睞吧!想到這裡,原本稍感發毛的心窩又倍感溫馨了。

一輛急馳而來的計程車在我身邊停住,幹啥麼!我像有錢座車的樣子嗎?搖下車窗的司機探出頭對著我說:「少年吔!火車站按怎走?」他車上並無乘客。

「這裡到火車站還有一段路喔!正好我也要去火車站...」我居然給他答非所問,明明身上的錢不夠坐車。

「那真剛好,上來給我報路順便搭個便車吧!不收你錢。」司機笑著說。

我頓時鬆了口氣,這司機將也真善解人意,口袋裡僅剩的三十七元是要留著坐火車的,他不待我招認沒錢「打的」就讓我白搭,毫不費功夫的就解除了我丟臉的危機,於是我不客氣的開了車門坐上了後座。

「這條路走到底,等一下我再告訴你怎麼走...」

甫一坐定,我立刻後悔了。這不就是向人問路又讓路人上車報路的戲碼嗎?這下子完了,熱心助人一向是我引以為傲的美德,此刻却成了我自尋死路的致命傷,我竟如此輕易的就把母親的再三叮嚀拋諸腦後而誤上了賊車。

前座擋風玻璃上的照後鏡有點歪斜,坐在後座的我可以從照後鏡看到司機的臉,迎向來車的燈光打在他額骨凸出,雙頰凹陷的臉上,反射出一片死白,加上濃眉下那對呆滯的眼神,更令人覺得陰森莫測。而他嘴上留著濃密的鬍鬚,應該是忙著殺人逃命才沒時間刮吧!且慢!先不要那麼快斷定,我應該不會那麼倒楣吧!

這時我才想到,身為計程車司機怎可能連去火車站的路也不知道,實在不太合理,唯一合理的解釋:這車一定是搶來的!最近新聞不是常常報導計程車司機被殺被搶的新聞嗎?這歹徒一定是搭上了這部計程車,謊稱要回山上的家,然後在偏僻的山坡處下手殺害司機並將屍體埋在山林樹下,並開著這部車到處作案...而我現在就坐在這部車上,難道,我就是下一位受害者嗎?

雖然我有近視,但我仍可以清楚的看見貼在檔風玻璃上的司機執照,那個大頭照中的人是沒有鬍子的,而且笑容很慈詳,和現在這位「假運將」的一臉凶相實在相去甚選,這讓我幾乎可以確定,他就是那個殺人魔王。我得想個辦法離開這部車才是。

車子突然在路旁的檳榔攤前停住。「小姐,青仔來一百」司機搖下右側副駕駛座的車窗側過頭喊著。

穿著清涼的檳榔妹手上捧著紙盒,滿面笑容的朝著車窗走來。

好機會,跳車吧!

司機突然轉頭看著我,露出迷濛的笑容並對我使個眼色,我不由的一怔,發軟的雙脚竟不聽使喚...

>>待續<< 

全站熱搜

sum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